·设为首页 ·加入收藏 ·简体中文 ·繁体中文
ag亚游集团APP|优惠
您现在的位置: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水文化 >> 水利美文 >> 正文

成都河流治理困境下的管辖冲突

2014/6/21 作者:admin

 “都江堰上面是岷江,上游截留,过分使用。都江堰归四川总管,成都市河流归成都市管,不同的管理者要权衡不同的利益。” ——人文地理专栏作者、成都科技新闻学会副会长华桦

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。历史上,因河而建立的城市、因河而兴的文明不胜枚举。成都,无疑是河流的宠儿。“听老人家说,早前‘耍’朋友,要坐起船过河,很浪漫!”人文地理专栏作者、成都科技新闻学会副会长华桦略带伤感地说。从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之胜景,到丰水期洪水肆虐、枯水期污水横流的尴尬,成都与河流的蜜月期悄然落幕,千年水网仿佛在一夜之间消逝。

1“当时把府河南河叫做腐烂河!”


上世纪90年代的府南河治理工程资料图【来源:网络】

“金河消失了,御河消失了,原来城里面很多小河都消失了!只剩下很多和河流有关的地名。”华桦老师不无叹息。随着城市化进程飞速加快,人口剧烈膨胀,农业和工业用水猛增,污染无处不在,河流“警报”此起彼伏,形势危急。

2013326,央视报道了水利部对河流的普查结果:“《第一次全国水利普查公报》显示,目前我国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有22909条,而过去统计在册的有50000多条。”一时间中国河流减少一半的新闻铺天盖地。随后水利部辟谣,称过去是估算值,此次使用更精确的技术,因此数据悬殊。中国河流减少的数量成了一笔“糊涂账”。

在成都,河流的大面积“死亡”,大家却是心知肚明。有数据显示,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,成都近300处河道被填塞或覆盖,首当其冲的便是与成都最密切的府南河。

“当时把府河、南河叫做腐烂河!”华桦老师介绍到,1985年,成都龙江路小学学生搞河流调查,听到了这条已经“快要变成臭水沟”的古老河流发出的微弱叹息,学生们给市政府写了一封信,孩子们关乎河流生死存亡的呼喊,促使市政府下定决心,于1992年—1996年启动了府南两河综合整治工程。

264年后,201173成都又‘看海’!”


人文地理专栏作者、成都科技新闻学会副会长华桦

作为1992年成都市的“一号工程”,府南河综合整治由防洪、环保、绿化、安居、管网五方面工程组成。工程竣工后,不仅将防洪标准提高到200年一遇,还大大改善了成都市的水生态环境,丰富了成都的文化景观;通过搬迁污染工厂和沿线居民棚户区,完成了旧城改造和新区开发。

宏大工程后成绩斐然,然而却未能与时俱进。 “194773成都遭遇一次特大水灾,‘看海’了!64年后,201173成都又‘看海’!” 华桦老师无奈地笑了笑,十几年后,陈旧治河思路的尴尬立竿见影。

纵观府南河治理工程,有一个特点不能忽视,即大量持续性河堤的修建,包括兴建18公里河堤,加固23公里河堤,修整河道16公里,且多是水泥式。

“河道都规划为水泥石砌,导致河流失去自然型土坡的保护,雨水难以下渗。在雨量大的情况下,进入河道的流量和流速增加了,河道的排水负担加重了。”华桦老师强调,如今城市到处是钢筋水泥,硬化的路面,“在雨量大的情况下,城市就危险了。这也是目前很多大城市的‘通病’。”

勿论关于降水补充地下水源的问题,仅河流如何发挥排洪泄洪的功能就出现了困惑,华桦老师严肃的说:“降水多时,全城‘看海’;降水少了,或是上游控水、过度使用,污染又来。”

3“不同的管理者要权衡不同的利益。”


府河东风大桥至东门大桥段,工人正在河面上清污。

“水从都江堰、岷江出来都很好,好的情况能达到两类,三类。三类处理一下可以饮用了。然而,在黄龙溪、华阳这些地方,所有的水都变成了劣5类,成都的水这里最脏。”华桦老师进一步解释称,这与河流的水量有很大关系。

自然状态下,河流本身也要承载各方面的污染,但它可以通过自我稀释、沉淀等方式,保证水体平衡。而如果水量不足,平衡就会被打破,“加上人的活动和面源污染让河水慢慢形成了富营养化,所以水越少就越脏!”华桦老师说。

水量减少易致污染升级,那水量又因何缘故减少了?原因是多方面的,其中之一与河流的管辖权有关。“都江堰上面是岷江,上游截留,过分使用。都江堰归四川总管,成都市河流归成都市管,不同的管理者要权衡不同的利益。”

另一则与管辖权有关的例子是今年710日以来,四川普降大雨,成都双流县却连续多天无法正常供水。究其原因在于,岷江紫坪铺水库泄洪,大量泥沙导致双流自来水取水口被污染。

“水库应该是洪蓄,紫坪铺为什么到了7月洪水天要泄洪呢?我们都知道河流在流的时候有泥沙很正常,但是一修大坝,流速被控,流水被截,沉淀的泥沙会慢慢涨高,掩埋坝体,这样就发不了电了,所以要泄洪冲沙。这一泄洪引起下游水荒,在双流华阳差不多停()了一个礼拜,很多市民生气,但紫坪铺泄洪的权限不在成都。”

4NGO的声音虽不算沉默,但还是有限。”


经过整治,如今的府河水量不足。

“水是资源,就是有权益的,你要使用水资源,你就要付出代价,要保护河流的健康。现在人类和河流的关系,不是征服,是共生共存,别老想着与天斗其乐无穷,与地斗其乐无穷。”华桦老师指出,在环境保护方面,NGO(民间组织)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。

200910月中旬,成都为改善拥堵的交通,决定加盖西郊河。成都河研会知道以后非常着急,他们开始做市民调查,向市长信箱呈递公开信,联系媒体报道、委托观鸟协会调研西郊河生态状况、反证加盖的必要性,促使城建委开听证会,从而完整地保留了西郊河。

华桦老师坦言,在河流治理上,NGO的发声从局部影响了决策,但由于“立法”缺失(比如《水法》),NGO的声音虽不算沉默,但还是有限。

1957年,英国人宣布泰晤士河“生物学意义”已经死亡。到了1980年代,这条英国最着名的河流,在私营公司和政府监督合力下,突破治水瓶颈,打开水龙头已经可以直饮。“泰晤士河的治理经过了污染-治理-管理-立法的过程,其中立法是关键。”华桦老师强调,中国在水资源立法的同时,河流保护还是需要走市场化方式,政府主导,企业机构、民间组织和民众参与,实现多方共赢,让河流健康,让河流长存。
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 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简体中文 | 繁体中文